Logo Text Here

12月26日

2016-12-29 09:28

  刘贵福在访问中得知一个意外新闻:目前刘增强住在苏家屯的友人家,但他因患脑血栓失去了语言表白才能,而且右侧肢体偏瘫,无法写字。提到李润红的身世,这位老人显得异样冲动,朋友担忧强烈刺激会加重其病情,婉拒了李润红的会晤请求。

  李润红百日照

  我有一个幸福童年 讲述人:李润红(当事人)

  铁西区兴华派出所有一位老片警,叫刘贵福,多少十年来,他为兴华园社区庶民的家事操碎了心。当34岁的李润红拿着一张写有地址的小纸条找到他时,“铁西区应昌街70号”的记忆霎时被激活了。

  “这个地址对应着一栋老式的红楼。”很快,刘贵福把李润红的寻亲线索聚焦到刘增利老人身上。

  李润红跟养父母

  “像大多数孩子一样,在父母的庇护下,我的童年是幸福的。”坐在记者对面,34岁的李润红眼角挂着泪珠,反复抚摩着一家3口的黑白老照片。

  1982年4月,沈阳,东风拂面。“我和丈夫李平婚后多年未育,始终想抱养个孩子。我们都是工厂工人。”郭荣兰回忆,有一天,经熟人引荐,一个刚满月的婴儿被送过来。

  一条毛巾被,一只奶瓶,两枚金戒指。襁褓中的女婴肥壮爱哭,夫妻俩给她取名李润红,“送孩子来的人只说,孩子的母亲出产时大出血,人恐怕不行了……”

  你意识李润红的生母吗?她叫什么名字?是否还健在?盼望知情者拨打本报消息热线:96009-1。

  咱们将她视为己出 讲述人:郭荣兰(养母)

  “女儿患有先本性心脏病,我和丈夫将她视为己出,到处为她求治疗病。”她说,一转瞬,女儿长大成人,结婚生子,也当了母亲。“我已经60多岁了,独一的欲望就是帮女儿找到亲生父母,圆她一个梦。”

  20岁那年,她偶尔从舅舅嘴里意外得悉自己是领养的。但怕伤父母的心,她忍着没问。一年前,养父因病逝世。养母郭荣兰把她拉到跟前说:“孩子,我想有生之年帮你找到生母!”

  “刘增利已于去年去世了。生前,他是一位孤寡白叟,我和社区职员露面帮他办理了低保手续。去年,他因病去世,我们为他处置了后事。”刘贵福说。

  被风吹散的满头白发,傍晚房门外佝偻的身影,跑从前,却什么都不了。这样的场景,这些年来,重复呈现在李润红的梦幻中。“妈妈,你在哪里啊?”梦里梦外,这样的呐喊始终没换来谜底。12月26日,沈阳晚报、沈阳网记者采访到了一个感人的寻亲故事。

  刘贵福说,目前,只能求助沈阳晚报帮忙寻找线索。

  照片上,4岁的她梳着两只牛角辫,依偎在父母旁边,一家3口脸上弥漫着笑颜。“小时候我生病,要去病院打吊瓶。记忆中,打吊瓶都是母亲抱着我打,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。”她回想,“爸爸更是宠着我,有啥好吃的,本人不吃也要留给我,去游览总不忘把我带在身边。”

  尔后,出于种种起因,夫妻俩几回搬家,彻底与送孩子的人断了接洽。

  沈阳晚报、沈阳网主任记者 唐葵阳 文并翻拍

  户籍显示,刘增利生前与大哥刘加强相依为命,并无其余信息。刘贵福托在民政部分的战友查问材料,但并没有查到刘增利有过婚史。

  大爷失语无奈写字 讲述人:刘贵福(管片民警)